您现在的位置:sf999 > 综合资讯 >

马斯克收购推特背后的神秘投资机构:全球仅25名员工,创始人被称为“人类超级计算机”

时间:2022-06-10 点击:72

核心提示:经过长达数周的僵局,推特公司的董事会计划遵守马斯克的要求,提供对其全部“Firehouse”数据库的访问权,即每天发布超过5亿条推文的数据流。此前,马斯克曾以终止440亿美元的收购...

经过长达数周的僵局,推特公司的董事会计划遵守马斯克的要求,提供对其全部“Firehouse”数据库的访问权,即每天发布超过5亿条推文的数据流。此前,马斯克曾以终止440亿美元的收购协议为条件,要求推特提供垃圾邮件和虚假账户数据,并允许他进行独立评估。

有报道称,马斯克对推特的收购引起了包括甲骨文创始人拉里·埃里森(Larry Ellison)等在内的众多“大佬”关注。据悉,马斯克此前透露自己已收到了总计71.39亿美元的融资,其中埃里森表示将提供10亿美元的投资。

在投资名单里,还有一家总部位于迪拜的“神秘”投资公司——Vy Capital。消息称,该公司承诺将提供7亿美元的投资。根据全球招聘服务平台领英的信息显示,在该平台上,Vy在全球范围内共有25名员工。

↑Vy在领英上的信息介绍

多次投资马斯克公司,着重与科技公司合作

报道称,关于Vy资金来源等的公开资料非常少,但是它提供资金的能力“值得关注”。据悉,Vy是一家“空白支票公司”,也称空壳公司。这种公司由私募基金或大投资人牵头成立,成立之后立即在股市上市,唯一目的就是找到一家有成长性的企业,将其收购,把空壳公司的股票变成被收购公司的股票进行交易。根据Vy2020年文件显示,其管理的资产超过20亿美元。有熟悉该公司运作的人士透露称,这个数据后来又增长了一倍多。其中,可供支配的资金约为10亿美元。

根据Vy官网介绍,该公司专注于“科技领域”投资,尤其是那些“可能对人类产生重大影响”的科技公司。而这也不是Vy第一次投资马斯克的公司。据报道,由马斯克创立的未来主义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此前表示获得了2.05亿美元的新的风投资,而Vy引领了该轮融资。这笔资金将帮助该公司研究用于四肢瘫痪患者的大脑植入设备,让他们能“以高带宽和自然的方式”与电脑和手机互动。

↑马斯克创立的高科技公司Neuralink

另据报道,同样由马斯克创立的美国基础设施和隧道建设公司The Boring Company在C轮融资中筹集到6.75亿美元,估值达到56.75亿美元。该公司表示,所得资金将用于加大各部门的招聘力度。值得注意的是,本轮融资也是由Vy牵头进行的。

根据领英资料显示,本杰明·伯查尔(Benjamin Birchall)是Vy的夏季分析师之一。报道称,本杰明·伯查尔正是马斯克器重的家族办公室负责人贾里德·伯查尔(Jared Birchall)的儿子。

被称为“人类超级计算机”的神秘创始人

据悉,Vy创始人名叫亚历山大·塔马斯,来自德国。与马斯克不同,塔马斯的推特账号里面并没有发帖内容。报道指出,塔马斯本人可能行事低调,但是他的履历和关系网却非常“亮眼”。知名风险投资专家本·霍洛维茨和马克·安德森甚至称塔马斯为“人类超级计算机”。

↑亚历山大·塔马斯

据介绍,塔马斯曾在高盛集团从事技术交易。2008年,他加入著名投资人尤里·米尔纳的投资公司DST Global,并成为合伙人。在DST Global期间,他引领公司进行了很多成功的投资,其中包括对脸书(Facebook)和推特(Twitter)的投资。据悉,尤里·米尔纳出生于俄罗斯。据福布斯中国报道,米纳尔的发言人列奥尼德·索洛维耶夫称,米尔纳于1999年获得了以色列公民身份,并于2014年搬到了美国。俄乌冲突发生后,有俄罗斯背景的DST也频遭质疑,不过,其发言人称自2011年 (DST Global II) 以来,DST没有从俄罗斯筹集过资金,包括DST Global IX在内七支最新的基金中没有来自俄罗斯的资金。

在入职高盛之前,塔马斯还是Arma Partners的初创成员。据悉,Arma Partners是一家专注于为科技领域公司和投资者提供企业融资建议的公司。

2013年,塔马斯和前高盛同事马特乌斯·塞斯科夫斯基成立了Vy。报道称,现在塔马斯和提供智能手机安全服务的Lookout公司创始人兼CEO约翰·海林共同管理公司。据悉,尽管约翰在其领英个人资料中并未提到Vy,但是根据一份文件显示,塔马斯和海林是持有Vy最多个人股份的两个人。而即将新上任的Meta首席运营官哈维尔·奥利文也是Vy的投资者之一。

此外,迪拜领导人还任命塔马斯在一个专注于数字经济的咨询委员会任职。除了投资活动以外,塔马斯还创办了数据科学公司Synaptic,并支持牛津大学人类未来研究所的人工智能研究。

报道称,塔马斯此前曾表示,“社交平台应该管理我们能看和不能看的事情”这一观点是一种误导。不过他补充称,让私人公司决定什么是可接受的言论也是“非常危险的”。

红星新闻记者 黎谨睿

编辑 张寻

  • sf999(www.bcwhcn.com) ©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鄂ICP备12000963号-1